<form id="pznth"><nobr id="pznth"><th id="pznth"></th></nobr></form><noframes id="pznth">

    <noframes id="pznth"><form id="pznth"><th id="pznth"></th></form>
    <span id="pznth"><span id="pznth"><track id="pznth"></track></span></span><noframes id="pznth"><form id="pznth"></form>
      法制網首頁>>
      加快中國特色涉外仲裁人才培養步伐
      發布時間:2021-08-31 10:42 星期二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仲裁是被國際社會廣泛接受的和平理性的爭端解決機制,也是溝通談判、辯論交鋒、利益博弈、國際斗爭的實戰訓練場。國際仲裁通過仲裁員對規則的解釋和認定影響世界,可以提升仲裁地國家的國際影響力、外交軟實力、擴張司法管轄權,是國際人才競爭的新高地。因此,涉外仲裁人才培養事關我國國際領導力、影響力和競爭力的提升,我們應從貫徹落實習近平法治思想的高度加快推進中國特色涉外仲裁人才培養。

      涉外仲裁人員與涉外律師是我國涉外法治人才的兩大組成部分,是涉外法治建設的組織保障,全面依法治國的重要內容。體現涉外仲裁人才培養的中央文件主要有3個:一是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了“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二是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的若干意見》,從提高仲裁服務國家全面開放和發展戰略的能力的高度,提出要“培養具有國際仲裁能力的仲裁從業人員”。三是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從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角度,提出要加快我國法域外適用的法律體系建設;從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角度,提出要完善涉外經貿法律和規則體系,而這些都離不開人才培養。

      習近平法治思想提出,要堅持統籌推進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堅持建設德才兼備的高素質法治工作隊伍。這為涉外仲裁人才培養提出了目標和要求。當前我國涉外仲裁人才整體匱乏,高校面臨培養困境,涉外仲裁服務供給不足,嚴重影響我國全面開放和經濟高質量發展,必須采取針對性措施加以改善。

      涉外仲裁人才整體匱乏

      據中國政法大學仲裁研究院(以下簡稱仲裁研究院)統計,2020年我國仲裁機構在聘涉外仲裁員(含境外)共計2000余人,但境內仲裁員能夠參與國際仲裁實踐的比例極低。仲裁研究院2020年聯合12家地方律師協會進行的專項調研顯示,全國50余萬名律師中,真正具備國際仲裁代理或仲裁員出庭豐富經驗的(以10案件次為標準),全國不過100人;能夠參與代理、與境外律師合作管理境外仲裁案件的律師不足1000人,占全國律師的0.2%。

      仲裁研究院在對國資委推薦的100余家“走出去”的大型國企調研時發現,企業在涉外業務中90%以上選擇仲裁作為糾紛解決方式;但與外方訂立合同時,外方100%不愿選擇中國仲裁,實際80%以上約定了境外仲裁條款。65%受訪企業表示在境外仲裁時,難以選出適格的中國籍或了解中國法律的仲裁員。65%的受訪企業認為境外仲裁員、代理律師專業性強及經驗豐富,并普遍反映我國的仲裁員、律師在國際仲裁中實力懸殊,無法滿足企業需求。另據司法部統計,2018年至2020年,中國仲裁機構涉外仲裁案件呈增長趨勢,當事人涉及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梢?,在經濟全球化的過程中,我國企業必然要應對涉外仲裁,但涉外仲裁供給側嚴重不足。

      高校培養能力嚴重不足

      學科缺位導致高校人才培養舉步維艱。我國在全球治理體系中發揮的作用日益增強,但作為現行國際規則適應者、接受者的角色還沒有根本改變,這與當前我國法學學科體系建設無法滿足涉外法治人才的培養使命有關。法學學科體系的問題體現在如下方面:首先,總體容量太小,一級學科僅有一個“法學”,難以滿足全面依法治國的需要。其次,法學10個二級學科中沒有可以支持涉外仲裁人才培養的仲裁與爭端解決類學科。這與近半個世紀以來全球“非訴訟糾紛解決”潮流風起云涌、國際仲裁爭端解決實踐突飛猛進,各國法學院仲裁與爭端解決專業紛紛設立的國際趨勢不盡一致。此外,學科缺位及設置機制僵化,導致高校無法建立仲裁教學科研體系,95%以上的法學畢業生沒有學習過相關課程、缺乏涉外仲裁常識。

      中美仲裁人才培養差距持續擴大。根據公開資料,全國開設法學本科專業的高等院校近700所,預計能夠開設涉外仲裁課程的院校不超過30家,能夠培養涉外仲裁方向研究生的不足5%;能夠在法學本科階段開設仲裁與調解等法學課程的不足5%。根據教育部備案,國內首家仲裁研究院于2015年才正式在中國政法大學設立,截至2020年,全國高校能夠從事涉外仲裁教學科研的師資隊伍預計不足百人,且其中具備涉外仲裁實踐經驗的又占少數。

      美國是全球爭議解決教育和實踐最發達的國家,不僅多數州的民商事糾紛九成以上通過仲裁、調解等非訴機制解決,更在國際規則制定和爭端解決中扮演主角。其法學教育以社會需求為導向,用戶反饋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人才培養方向。仲裁與爭議解決專業碩士項目是法學院最受歡迎的項目之一,發展數十年,經驗豐富,具有明顯的交叉學科色彩。2020年US NEWS全球法學院仲裁與爭議解決專業排名前100位中,美國院校最多,其次是英國、澳洲等英美法系國家院校。

      創新機制制定培養方案

      當下,我們需要協同推進仲裁法律制度完善、仲裁機構改革。仲裁法是法律體系中,少數能夠同時滿足中央提出的“加快中國法域外適用”和“完善涉外經貿法律和規則體系”兩大目標、統籌國內和涉外法治發展的“典范”,也是涉外仲裁人才培養的基礎內容。仲裁法是全球法律制度競爭的重要內容,而仲裁機構是國際仲裁競爭的重要主體,也是仲裁人才的成長平臺和實踐基地。仲裁法律制度和仲裁機構的國際競爭力越弱,中國涉外仲裁的發展機會就越少。

      因此,高校和有關部門、仲裁行業應凝聚力量協同共進,相互支持,通過修訂仲裁法完善仲裁法律制度,來深化改革激發仲裁機構的競爭力,這是“統籌推進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的重要內容,也是涉外仲裁人才培養的社會基礎。

      增設仲裁與爭議解決學科為高校人才培養開辟道路。中國政法大學校長馬懷德提出,新時代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學學科體系,應主動對接國家重大戰略需求,完善法學學科體系;拓展法學一級學科,重構法學二級學科,發展新興交叉學科,促進法學與其他學科的交叉融合研究。據此,學科建設的“優選方案”是“拓展法學一級學科”,將國際法學增設為法學一級學科,并將國際仲裁與爭端解決作為國際法學的二級學科;“次優選擇”是國家在法學一級學科下增設仲裁與糾紛解決二級學科,并定位為法學交叉學科。

      發揮我國體制優勢,以國家計劃為引領,著眼未來,持續進行。首先,由中央統籌制定涉外仲裁人才專項培養計劃。由中央人才工作部門協同教育部牽頭,主管部門協助,國家出臺專項人才培養支持政策,將涉外仲裁人才納入國家專項高端人才發展戰略,提供人才培養的支持經費、政策措施和保障機制,明確涉外仲裁人才培養的目標、宗旨與責任分工并納入干部考核,系統指導涉外仲裁人才的培養儲備。

      其次,建立人才梯隊培養連接機制。從高到低設立“高端精英”“職業進階”和“青年成長”三類人才培養計劃,并建立上升連接機制?!案叨司ⅰ敝荚谘杆俜e累國家高端仲裁人才儲備;“職業進階”重點是為國內涉外仲裁員儲備人才,打造仲裁人員進階式職業培訓體系;“青年成長”是常態化人才培養計劃,支持精品教材、慕課、科研項目、實踐教學等。利用5年至10年的時間,建立起涉外仲裁人才可持續發展梯隊。

      再次,創新機制制定人才培養方案。堅持理論與實踐的創新轉化。涉外仲裁人才是復合型、實踐型的職業化人才,師資、教學、培養過程都要創新高校和社會之間的協同培養體制;培養內容要創新,突出其交叉學科特色,在法律外語、邏輯思維、談判、人工智能、跨文化溝通內容基礎上,強化職業倫理、人文素養、政治素養教育;創新國際合作模式,在與國際頂尖高校合作基礎上,建立與國際組織、仲裁調解等機構的聯系機制,盡快縮小與國際先進水平的差距。

      (作者系中國政法大學仲裁研究院副院長)

      責任編輯:買園園
      国产在线观看无码的免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