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znth"><nobr id="pznth"><th id="pznth"></th></nobr></form><noframes id="pznth">

    <noframes id="pznth"><form id="pznth"><th id="pznth"></th></form>
    <span id="pznth"><span id="pznth"><track id="pznth"></track></span></span><noframes id="pznth"><form id="pznth"></form>
      法制網首頁>>
      仲裁頻道>>
      司法審查:仲裁庭組庭程序不符合仲裁規則嗎?
      我要糾錯【字體: 默認 】【打印【關閉】
      來源:環中商事仲裁發布時間:2021-04-30 11:19:19

      導 言

      仲裁員的公正、獨立、專業是仲裁裁決質量和公信力的保障,同時也直接影響著仲裁裁決的結果。也因此,當事人雙方以及仲裁委對于“仲裁員的選定”往往十分慎重。盡管各國仲裁法對于仲裁員的公正性(impartiality)、獨立性(independency)都有著明確要求,但由于每個人的經歷不同、視角不同,對于“公平正義”的理解往往難以統一,這也是為什么仲裁更多地關注“程序正義”。何謂“正義”?見仁見智,但通過程序正義通常會帶來圓滿的結果。
      從實務角度來講,仲裁員的選擇其實是一個技術活,一名專業律師在挑選仲裁員之時不僅會考察其專業知識,更會關注其實務經驗、職業履歷等各方面因素。鑒于其重要性、專業性,我國《仲裁法》第五十八條明確將“仲裁庭的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違反法定程序的”,列為可撤銷仲裁裁決的事由。本案中,申請人即以“仲裁庭的組成與仲裁規則不符”為由提出了撤裁申請,并且在仲裁案進行的過程中,雙方就仲裁庭的組成問題經歷了充分討論,值得我們研讀、思考。
      01
      案例索引

      審理法院: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最高院”)

      案號:(2019)最高法民特5號

      裁判日期:2020年12月31日

      申請人:張*、盛蘭控股集團(BVI)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盛蘭公司”)

      被申請人:甜蜜生活美食集團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甜蜜生活集團公司”)

      02
      申請人主張的事實和理由
      本案申請人申請撤銷仲裁裁決的核心理由在于,仲裁庭的組成與仲裁規則不符。申請人認為,各方當事人于2013年12月13日簽署《La Dolce Vita Fine Dining Holdings Limited股份買賣協議》(以下簡稱“《買賣協議》”),其項下第10.2條約定了仲裁庭組成方式。而出于案涉《買賣協議》適用香港法律,以及仲裁員人選法律執業資格等原因,作為多方當事人的仲裁被申請人一方無法就仲裁員人選達成一致。而《買賣協議》第10.2條明確將《2012貿仲仲裁規則》以引述的方式納入仲裁條款,與此同時,卻未排除該仲裁規則第27.3條的適用。
      本仲裁案屬于多方當事人仲裁案件,買賣協議涉及四個合同主體。仲裁條款采用了“申請人”、“被申請人”的措辭,但并未就“申請人”與“被申請人”對應的合同主體范圍作出界定,也沒有對主體的劃分方式作出約定。對于仲裁案出現仲裁庭組成僵局,貿仲委應該按照《2012貿仲仲裁規則》第27.3條的規定組成仲裁庭,即“仲裁庭三名仲裁員均應由仲裁委員會主任指定”。貿仲委向當事人發出關于指定仲裁員的仲裁通知中也作出了專門提示“鑒于本案存在兩個被申請人,因此,請你方注意《仲裁規則》第27.3條的相關規定?!庇纱丝梢?,貿仲委亦認同在出現當事人特別約定無法實施的除外情形時,應當適用《2012貿仲仲裁規則》第27.3條的規定。而事實上貿仲委在組庭通知中所提出的要求,完全背離了仲裁程序中的平等對待原則。二撤裁申請人為避免仲裁程序權利遭受更大損害,在聲明保留異議的前提下,不得不共同指定一名仲裁員。最終,貿仲委以錯誤的方式組成了仲裁庭。對此,二撤裁申請人從未放棄異議權利。
      03
      被申請人的答辯意見
      被申請人認為,案涉仲裁條款對仲裁庭組成程序的特別約定非常明確,已經變更和排除了《2012貿仲仲裁規則》的組庭規則。本案雙方當事人提交的所有案例均證明案涉仲裁條款約定了特別組庭程序,且該約定已經變更和排除了《2012貿仲仲裁規則》第27.3條。
      案涉仲裁條款沒有約定允許貿仲委替已指定仲裁員的一方指定仲裁員,對于已指定仲裁員的一方,其指定仲裁員的權利不因另一方未指定而受影響。只有對于未能完成指定仲裁員的一方,貿仲委為了推進程序才可以履行相應的管理職責,代該方指定仲裁員。仲裁案如果直接適用《2012貿仲仲裁規則》第27.3條,將直接剝奪仲裁條款約定的已指定仲裁員一方指定仲裁員的權利,也直接與首席仲裁員的指定程序相沖突,而二撤裁申請人從未對首席仲裁員的指定程序提出異議。案涉仲裁條款不存在任何無法實施或與仲裁強制性規定相抵觸的情形。根據《2012貿仲仲裁規則》第4.3條的規定,案涉仲裁條款應優先適用。
      二撤裁申請人均由張*控制,不存在任何無法指定仲裁員的客觀理由和事實。張*惡意不行使或履行案涉仲裁條款項下的權利或義務的行為不會使得案涉仲裁條款無法實施,且二撤裁申請人最終經張*指示共同指定了仲裁員。在仲裁案中,盡管二撤裁申請人多次變更代理人,意圖制造利益不一致的假象,但代理人授權文件均由張*簽署。組庭完成后,當案件進入實體審理階段,張*、盛蘭公司又均由段和段律師事務所及高嘉力律師事務所代理。張*完全能夠也應當根據案涉仲裁條款決定二撤裁申請人指定的仲裁員人選。因此,所謂的無法指定仲裁員是有意而為,通過故意不指定仲裁員來惡意拖延和阻礙仲裁程序。該種惡意阻卻仲裁庭組庭的行為不會使得案涉仲裁條款無法實施。
      04
      最高人民法院意見
      法院查明
      2013年12月13日,各方當事人張*、盛蘭公司、甜蜜生活集團公司、甜蜜生活美食控股有限公司(La Dolce Vita Fine Dining Holdings Limited,以下簡稱“甜蜜生活控股公司”)為買賣俏江南投資有限公司86.2%的有效權益簽署了《買賣協議》,該協議第 10.2條對仲裁庭的組成方式作出明確約定如下:
      “因本協議、或本協議的違約、終止或無效而引發或與之有關任何爭議、爭端或索賠(無論是合同、先合同或是非合同性的),均應當提交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貿仲”)依據本協議簽署之日有效的貿仲仲裁規則(“規則”)進行具有約束力的仲裁,該規則應被視為以引述的方式納入本條,并可由本條其他規定予以修訂。仲裁地應為北京。仲裁員應為三(3)名。申請人應指定一(1)名仲裁員,被申請人應指定一(1)名仲裁員。第三名仲裁員(擔任首席仲裁員)應按照下列程序指定:
      10.2.1 貿仲秘書處應向各當事方提供一份相同的名單,其中包含至少三名候選人,并均(?。┚哂邢愀勐蓭焾虡I資格,且(ⅱ)非中國公民;
      10.2.2 各當事方應刪除名單中其反對的人選、對其余人選按照其傾向性排序,并在收到名單的15日內將其返還予貿仲秘書處(由最傾向排列至最不傾向的順序);
      10.2.3上述期限屆滿后,貿仲應在各當事方批準的相同人選姓名中按照各當事方的傾向性順序指定首席仲裁員;以及
      10.2.4如果基于任何原因無法按照上述程序進行指定,貿仲主席應行使其酌情決定權,從貿仲仲裁員名冊中指定一名符合以上第10.2.1款的資格及國籍要求的首席仲裁員,
      在此說明,各方同意可以選擇貿仲仲裁員名冊以外的仲裁員,但應經貿仲主席確認?!?/section>
      涉案《買賣協議》簽署之日有效的仲裁規則是 2012年 5月 1日起施行的《2012貿仲仲裁規則》,該仲裁規則項下第27條規定:
      “多方當事人仲裁庭的組成:(一)仲裁案件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申請人及/或被申請人時,申請人方及/或被申請人方應各自協商,各方共同選定或共同委托仲裁委員會主任指定一名仲裁員。(二)首席仲裁員或獨任仲裁員應按照本規則第二十五條第(二)、(三)、(四)款規定的程序選定或指定。申請人方及/或被申請人方按照本規則第二十五條第(三)款的規定選定首席仲裁員或獨任仲裁員時,應各方共同協商,并提交各方共同選定的候選人名單。(三)如果申請人方及/或被申請人方未能在收到仲裁通知后15天內各方共同選定或各方共同委托仲裁委員會主任指定一名仲裁員,則由仲裁委員會主任指定仲裁庭三名仲裁員,并從中確定一人擔任首席仲裁員?!?/section>
      2015年5月26日,貿仲委受理仲裁案,申請人為甜蜜生活集團公司,被申請人為張*、盛蘭公司。貿仲委向雙方當事人發出了第一份通知(2015)中國貿仲京字第017438/017439號《S20150474號股份買賣協議爭議案仲裁通知》。該通知確定仲裁程序適用《2012貿仲仲裁規則》,并告知雙方當事人:“請你方按照本案仲裁條款所約定的仲裁員資格要求指定一名仲裁員,并在收到本通知之日后15天內將你方指定仲裁員姓名以書面方式告知本會;若你方未能在上述期限內指定仲裁員,本會主任將代為你方指定一名仲裁員?!?/section>
      甜蜜生活集團公司于2015年6月8日提交函件,在期限內指定莫*為仲裁員。
      二仲裁被申請人分別于2015年7月9日、2015年7月15日及2015年8月24日先后致函貿仲委表示,該方未能在規定時間內共同指定一名仲裁員,請求貿仲委根據《2012貿仲仲裁規則》指定三名仲裁員。
      鑒于二仲裁被申請人無法指定共同的仲裁員,貿仲委于2015年12月24日向二仲裁被申請人發出了第二份通知(2015)中國貿仲京字第046797號《關于S20150474號股份買賣協議爭議案》。該通知明確了貿仲委的立場,稱:“鑒于雙方當事人約定適用本會《仲裁規則》并約定可對《仲裁規則》有關內容進行變更,根據《仲裁規則》第四條第(三)款的規定,除非當事人在本案仲裁條款中的約定無法實施或與本案仲裁程序適用法強制性規定相抵觸,本案仲裁程序應當按照雙方當事人在仲裁條款中的約定進行?!?/section>
      貿仲委在通知中決定:“請被申請人方共同選定一名仲裁員,并在收到本通知之日后15天內將共同選定的仲裁員姓名以書面方式告知本會。若被申請人方未能在上述期限內共同選定一名仲裁員,本會主任將代被申請人方指定一名仲裁員。首席仲裁員將按照雙方當事人在仲裁條款中的約定產生?!?/section>
      二仲裁被申請人在第二份通知規定的期限內未作答復,貿仲委又于2016年1月8日向二仲裁被申請人發出第三份通知(2016)中國貿仲京字第000693號《關于S20150474號股份買賣協議爭議案》。該通知告知二仲裁被申請人:“考慮到本案的實際情況,請被申請人方于2016年1月25日之前共同選定一名仲裁員,并在上述期限內將共同選定的仲裁員姓名以書面方式告知本會。若被申請人方未能在上述期限內共同選定一名仲裁員,本會主任將代被申請人方指定一名仲裁員?!?/section>
      張*于2016年1月22日向貿仲委發函,表示為避免仲裁程序權利遭受更大損害(即被剝奪選定仲裁員的機會),在聲明保留異議的前提下指定周**先生為仲裁員。
      同日,盛蘭公司向貿仲委發函,表示為避免仲裁程序權利遭受更大損害,在聲明保留異議的前提下,同意張*指定的周**先生作為該方指定的仲裁員。
      此后,二仲裁被申請人仍于2016年2月7日、2016年7月11日向貿仲委發函,就仲裁庭的組成方式提出異議。
      因二仲裁被申請人已選定仲裁員,貿仲委于2016年9月27日向該方發出第四份通知(2016)中國貿仲京字第037259號《S20150474號股份買賣協議爭議案組庭通知》,正式確定仲裁庭組成成員。該通知稱:“申請人選定莫*博士擔任本案仲裁員。被申請人方共同選定周**先生擔任本案仲裁員。由于蘇**博士為雙方當事人在本會秘書局根據仲裁條款的約定所提供的首席仲裁員候選人名單中所批準的唯一相同人選,根據仲裁條款的約定,本會指定蘇**博士擔任本案首席仲裁員。上述三位仲裁員已于今日(2016年9月27日)組成仲裁庭,共同審理本案?!?/section>
      2019年4月28日,貿仲委作出S20150474[2019]中國貿仲京裁(部)字第0592號裁決書。仲裁組庭時,張*是盛蘭公司的唯一股東和唯一董事。根據案涉仲裁裁決查明的事實,甜蜜生活集團公司持有甜蜜生活控股公司82.7%的股份。甜蜜生活集團公司的多數股份由CVC基金持有控制。收購工作由CVC基金員工代表進行。在買賣協議的簽署頁,張*、盛蘭公司簽字處均由張*簽名。甜蜜生活集團公司、甜蜜生活控股公司簽字處均由同一人簽名。
      法院認為
      本案審查的焦點在于,貿仲委組成仲裁庭的方式是否符合當事人約定的仲裁規則,是否構成《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四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的情形。
      首先,案涉買賣協議第10.2條對仲裁庭的組成方式特別是當事人指定仲裁員的程序作出了明確約定。當事人選擇適用的《2012貿仲仲裁規則》第27條對多方仲裁的組庭方式作出了規定,并于第27.3條就多方不能選定仲裁員時的處理方式進行了規定。在這種情況下,如何理解案涉仲裁條款再次就各方選定仲裁員作出書面約定,但沒有就多方不能選定仲裁員的情況予以約定?第一種理解是,該約定只是簡單重復仲裁規則;第二種理解是,該約定在于強調各方有選擇仲裁員的權利。本院認為,解釋合同條款,應當盡可能賦予其有效性,而不應使其成為冗余或毫無意義的條款。如果沒有其他更強有力的理由,案涉仲裁條款不應理解為是對《2012貿仲仲裁規則》第27條的簡單重復,否則仲裁條款的約定將變得毫無意義。根據案涉仲裁條款的表述,該條款應理解為,雙方當事人根據約定分別獲得了選擇一名仲裁員的權利。當仲裁一方當事人因某種原因無法行使該權利時,不能因此影響另一方當事人的權利。在當事人約定各方均有選定一名仲裁員權利的前提下,仲裁機構僅在一方當事人無法選定仲裁員時即剝奪另一方當事人選定仲裁員的權利,將違反當事人意思自治原則。仲裁庭的權力來源于當事人的合意授權,仲裁程序的契約性特征決定了這種爭端解決方式最為核心的內容是各方的意愿能夠盡可能體現在仲裁的整個程序中,當然也包括仲裁庭的組成程序。因此,在仲裁條款明確賦予雙方當事人享有指定仲裁員權利的前提下,貿仲委應尊重雙方當事人依約定享有的指定一名仲裁員的權利,而非直接適用《2012貿仲仲裁規則》第27.3條同時為仲裁雙方當事人各指定一名仲裁員?!?012貿仲仲裁規則》第4.3條規定:“當事人約定將爭議提交仲裁委員會仲裁但對本規則有關內容進行變更或約定適用其他仲裁規則的,從其約定,但其約定無法實施或與仲裁程序適用法強制性規定相抵觸者除外。當事人約定適用其他仲裁規則的,由仲裁委員會履行相應的管理職責?!卑干嬷俨脳l款特別強調了仲裁雙方當事人各自指定一名仲裁員的權利,該約定并非無法實施或與仲裁程序法強制性規定相抵觸,因此應當予以尊重。
      其次,貿仲委給予了雙方當事人充分的時間發表意見,認真聽取了各方意見。貿仲委受理仲裁案后,先后四次就仲裁員的選定等問題向雙方當事人發出通知,征求意見。貿仲委在通知中向二仲裁被申請人詳細闡述了其立場及依據,貿仲委選擇組成仲裁庭的方式依據充分,并已向二仲裁被申請人釋明。應二仲裁被申請人的請求,貿仲委多次允許該方當事人延期選定仲裁員。從貿仲委發出第一份通知告知二仲裁被申請人要確定仲裁員起至貿仲委發出第四份通知確認仲裁庭的組成歷時一年四個月,已經給予了二仲裁被申請人充分考慮時間指定仲裁員。本案中,仲裁被申請人方雖然有兩個主體,但張*是盛蘭公司的唯一股東和唯一董事,都被界定為協議賣方,屬于利益一致的仲裁一方當事人。案涉仲裁條款賦予該方當事人共同指定一名仲裁員的權利,該約定事實上并無無法實施的障礙。二撤裁申請人以無法就仲裁員人選達成一致為由,多次拒絕共同指定一名仲裁員,有違誠實信用原則,該行為不應得到鼓勵。
      最后,雖然二撤裁申請人聲明保留異議,但其還是共同指定周**先生為仲裁員,并非未共同指定一名仲裁員。當事人將在仲裁程序中聲明保留異議作為最終仲裁裁決結果對其不利后申請撤銷仲裁裁決的砝碼的伺機行為,不應得到鼓勵。
      環中觀察
      1.仲裁是當事人雙方所同意的約定程序(consensual process), 只有當事人雙方真實意愿所組成的仲裁庭,按照當事人約定程序所作出的裁決才具有效力。根據各國國際商事仲裁立法與實踐,組成仲裁庭的仲裁員通常都是當事人或者當事人委托的機構指定。仲裁機構在仲裁庭的成立、仲裁員的選定、重組的過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但其角色主要在于保障仲裁庭的公正性、獨立性以及仲裁程序的順利進行。
      2.當事人有權于合同項下對仲裁程序進行約定,其中即包括仲裁庭的組庭程序。通常而言,當事人以選定“仲裁機構”的方式,間接地選擇了可適用的仲裁規則,進而確立組庭程序。出于其重要性,許多當事人會選擇在合同項下對組庭程序進行特別約定,包括一切特殊要求,如本案中有關“具有香港律師職業資格、非中國公民”等要求,都應當遵照執行。
      3.從組庭方式的角度而言,國內的通行模式為,當事雙方各指定一名仲裁員,第三名仲裁員由當事雙方共同選定,或仲裁委員會指定。而實際情況是,由于現實利益糾紛的存在,當事人雙方其實很難就仲裁庭的選擇達成一致,在這種情況下,為保障仲裁程序的順利進行,以及仲裁權的正當實現,第三名仲裁員往往由仲裁委員會主任指定。正如我國《仲裁法》第32條所明確規定的,“當事人沒有在仲裁規則規定的期限內約定仲裁庭的組成方式或者選定仲裁員的,由仲裁委員會主任指定?!?/section>
      4.仲裁的質量取決于仲裁員(Arbitration is as good as arbitrator)。仲裁庭的組成是仲裁程序得以順利進行的關鍵前提,其不僅影響著爭議雙方的成敗,對于仲裁程序自身的合法性及聲譽同樣至關重要。選擇仲裁員是當事人選擇仲裁的一項根本性考慮和權力,各當事人均對仲裁員的確定應給予最高程度的關注。本案中,由于存在多方當事人及涉案合同對組庭程序的特別約定,仲裁機構、當事雙方就仲裁庭的組成問題經歷了多輪函件往來,最終在一方當事人保留異議的前提下完成了組庭,仲裁程序方能繼續推進。而后二仲裁被申請人又以“仲裁庭的組成與仲裁規則不符”為由,向最高院提出了撤裁申請,但最終遭遇駁回。從本案裁決思路來看,我們認為以下三方面值得借鑒:
      其一,如何理解當事人雙方就組庭程序所達成的合意?
      5.本案中,當事人雙方不僅就仲裁庭的組庭程序進行了明確約定,并且以引述的方式將《2012年貿仲仲裁規則》納入于合同項下。而就“多方不能選定仲裁員的情形”,當事人雙方不僅進行了特別約定,引述的《2012年貿仲仲裁規則》第27條亦有明確規定。就此,最高院認為,“解釋合同條款,應當盡可能賦予其有效性,而不應使其成為冗余或毫無意義的條款”;“仲裁庭的權力來源于當事人的合意授權,仲裁程序的契約性特征決定了這種爭端解決方式最為核心的內容是各方的意愿能夠盡可能體現在仲裁的整個程序中,當然也包括仲裁庭的組成程序”。這一思路趨同于國際法項下的“有效性原則(validity principle)”, 《維也納公約條約解釋法》第32條亦明確要求,對條約的解釋應當避免使其含義“模糊不清(ambiguous or obscure)”或“明顯的荒謬或不合理(manifestly absurd or unreasonable)”。
      6. 從近年英國、新加坡、我國香港等國際領先仲裁地的司法實踐來看,適用有利于仲裁協議有效的有效性原則,已成為仲裁協議法律適用的最基本原則。最高院此次將有效性原則運用于當事人雙方對于“仲裁程序”約定的解釋當中,屬符合國際主流趨勢的創新型嘗試。與此同時,也提醒仲裁員、仲裁律師等廣大法律界同仁,應當深入理解并審慎解釋涉案合同項下的每一條文,尊重當事人的真實合意。
      其二,如何看待仲裁過程中就仲裁員選定問題的往來函件?
      7. 本案中,就仲裁員選定問題,貿仲委給予了當事人雙方充分時間發表意見,并先后四次向雙方當事人發出通知,征求意見。這一做法不僅體現了仲裁機構對當事雙方的尊重、決定之時的審慎。更深層次講,仲裁機構在致力于推進仲裁程序的同時,也給予了當事人雙方變更合意的充分空間。并且最終基于涉案合同、以及當事人雙方在組庭程序中的往來函件完成了組庭。
      8.實務中,仲裁與訴訟較為不同的一點在于,仲裁當事人就程序問題享有充分表達意見的機會,本案中亦是如此。與此同時,仲裁過程中,因當事雙方的合作關系、約定事項均早已時過境遷,雙方處于利益沖突之中,其實很難就仲裁員的選定問題達成共識。即便如此,當事一方仍然在保留異議的前提下,就首席仲裁員的選定達成了一致意見,貿仲委據此推進仲裁程序,尊重仲裁協議的約定,體現了當事人意思自治原則,值得推崇。
      其三,如何使用仲裁過程中的異議權?
      9. 與此同時我們注意到,二撤裁申請人都在往來函件中聲明了保留異議,這其實是正當行使權利的行為,同樣也是職業律師應有的做法。不管是本案所適用的《2012年貿仲仲裁規則》,還是現行貿仲規則都有關于“不及時、明示提出異議則視為放棄”的相關規定。與此同時,在當事雙方本身就組庭程序便已爭執不休的情況下,對于其認為不符合仲裁協議約定的行為,此刻保留提出異議的權利,合情合理。但,值得我們注意的是,最高院在本案中同樣也指出,“當事人將在仲裁程序中聲明保留異議作為最終仲裁裁決結果對其不利后申請撤銷仲裁裁決的砝碼的伺機行為,不應得到鼓勵”。
      (責任編輯:買園園)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
      国产在线观看无码的免费网站